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金沙总站 > 文学小说 > 第十六节

第十六节

发布时间:2019-09-23 19:31编辑:文学小说浏览(129)

    “小衙内?”秦川轻哼。“嗯。”我合上手机盖子,并没有回短信。“他到底怎么样啊?我还真就看他不太顺眼。”“切,你上来就把人家给打了,还怪别人不顺眼。”我鄙视他。“那还不是因为他亲你吗!”秦川不服气地大声喊,而我们一起意识到了什么,又安静了下来。我觉得我和秦川的人生里的所有空白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天长。手机再一次解救了我们,它尖声响起,这一次是杨澄打来了电话。“怎么不回短信?”杨澄少有地关心起我。“没看到。”“哦,干什么呢?”“刚接到秦川。”我看看秦川,他从箱子里东一件西一件地拿着东西,但耳朵一直竖着。“什么?”杨澄很惊讶。“秦川,我发小,他回国了。”“你们在哪儿?”“在学校旁边,大荣旅社。”“你等着,我去找你!”“哎,你……”不等我说完杨澄急匆匆地挂了电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跟秦川念叨:“他要来找我。”“哦。”“你瞧瞧你这箱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呀,我帮你收拾收拾东西吧。”我站起身,缓解我们之间的尴尬。秦川的箱子很大,衣服东一团西一团,里面还夹着CD、握力器、药盒、杯子盖、枕套等一大堆小东西,可见他跑出来时是多么狼狈。我一件件地把他的东西整理好,他在一旁慌张地藏起内衣和没来得及洗的袜子,嘟囔我多管闲事。我难得没跟他斗嘴,他一定不知道,很认真地为他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内心有种小小的安宁。杨澄很快就到了,我下楼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倒是秦川比我大方,他推着我的肩膀,打开房门说:“快滚快滚!别在我面前装了啊!好不容易谈上个恋爱,也怪不容易的。”“你才好不容易谈上恋爱呢!我现在很女人的好不好!”我扶着门框,摆了个挺胸提臀的姿势。秦川看着我,就那么愣在了那里,我红了脸,他赶紧笑了,笑得特别遗憾。兴许那种遗憾留了一半在我脸上,杨澄见到我的时候,我还在怅然若失。“怎么了?看见我不高兴?”杨澄油嘴滑舌地调笑。“没有。”“奇怪,你平时不这样呀。”“好像你多关心我平时怎么样似的。”我忍不住跟他抬杠。“瞧瞧,你们女孩没说几句话,就这种语气,没法聊。”杨澄叹口气,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补充,“哦不对,不是你们女孩,是你这个女孩。”我被他说笑了,他顺势自然地揽住我的肩膀,我的身体却微微绷紧,杨澄也感觉到了,滞了一下,却并没有放开手。“那个野蛮发小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叫秦川……”“哦,好吧,秦川。”“他回国了。”“什么意思?”杨澄停下脚步,走到我面前盯着我问。“他不打算在国外念书了。”“不走了?”“不走了,”我纳闷地说,“你打听这么多秦川干吗?你不是很讨厌他吗?”“所以要提防他打扰我们啊。”“什么呀!”“走吧,今天带你吃四叶日料!”杨澄大步往前走,我看着他的身影,努力提起了精神跟上去,毕竟我还是在恋爱啊。

    我狼狈地从秦川那里跑了出来,秦川询问我怎么回事,我死活没说,我实在不想让他看到我丢脸的样子。那个女孩叫任思羽,她跟我约在了学校附近的“雕刻时光”。坐在咖啡馆的角落里,我谈不上气愤和难过,只是心跳得很快,紧张这从未遇到过的局面。我连恋爱这个问题都还没弄明白,居然就遇见了问题中的问题。任思羽如约而至,她很时尚,长相也漂亮,下巴微微扬着,看起来很有气势,但紧紧抓着餐巾的手指,还是露出了一些破绽,她也在紧张。我们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和一杯卡布奇诺,相对无言地喝了半杯之后,还是她先开了口:“我认识杨澄比你早。”“唔,可能,他认识很多人。”我点点头。“那你知不知道,他是为了我才考到B大来的。”“哦。”我想起王莹跟我说过当初为什么杨澄来B大的事,为了一个女生,所以连国都不出了,原来那就是任思羽。“我们之间有了点误会!你才会乘虚而入!”任思羽瞪着眼睛。“杨澄从来没跟我提过你,我只知道,我们交往的时候,他是单身的。”我认真地说。“哈,别说得这么高高在上,这么与己无关!谢乔,你就没想过,当初杨澄为什么会喜欢你?”任思羽诡异地笑了笑,“你很美?你很出色?你很与众不同?”我顿住了,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问过自己,也问过杨澄,但是我们都没说清楚过。而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下去,似乎起因也没那么重要了。那是我们之间关系的一个隐秘缺口,我们本以为敷上岁月与温情便能遮挡住它,而如今当任思羽揭穿那些装饰时,那里是赫然的空洞。“我和杨澄最初争执起来,是因为我突然听说他和一个中文系的女孩子走得很近。我不高兴,就不理他,不接他电话,也不回短信。我们冷战了一段时间,本来我以为他一定会哄我回来,但是他没有,我还没缓过神来,他就跟那个中文系女生表白了……”任思羽不甘地咬住了嘴唇,我有些替她难过,而她却容不得别人怜悯似的,立刻又扬起了头,高傲且冷酷地说:“你以为那个女生是你?呵,真遗憾啊,可惜不是。”我疑惑地看着她,她恶意地笑着:“是千喜,肖千喜。”我觉得有一束白光在我脑中炸开了,很多早被时间模糊了的细节,突然就那么清晰地一一呈现。军训时烈日下杨澄注视着队伍的目光,汇报演出的后台杨澄望着千喜的笑,在宿舍里傍晚打来的那些邀约晚餐的电话……其实这些我全部知道,只是趋利避害地在某些时候偏偏选择忘掉。“千喜拒绝了他,杨澄彻底折了面子,至于喜欢你……只是顺道而已,没准还指望去刺激一下千喜呢。”任思羽结束了她的叙述,她抱着手靠坐在沙发里,认真看着我的反应,而我完美地如了她的意,面色苍白,摇摇欲坠。其实在此之后才是她的重点,而她接下去怎样给我展示了她与杨澄之间的短信,怎样叙述他们昨晚刚刚进行的晚餐,怎样明确地跟我说杨澄已经回到了她身边请我知难而退,我都没有仔细在听了。她已经做到一击毙命,根本不需要再乱刀砍死。我不记得我是几点从咖啡馆走出去的了,清醒意识的最后是给秦川打了电话,让他来接我。秦川很快就到了,我埋着头孤零零地坐在马路牙子上,他蹲下来,扶着我的肩膀喊我的名字:“乔乔,乔乔!”就像被从噩梦中叫醒一样,我抬起头看着他,怔怔地说:“秦川,我想喝酒。”“走,我陪你。”秦川毫不犹豫。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