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金沙总站 > 文学小说 > 第五章 灿生 第一节 曾少年 九夜茴

第五章 灿生 第一节 曾少年 九夜茴

发布时间:2019-09-23 19:31编辑:文学小说浏览(171)

    我们的时代一边让我们对它充满想象,又一边让这些想象迅速沉淀到现实里面。新的世纪一直以来是个充满憧憬的词汇,但当我们纷纷忙不迭地进入它时,它并没有展现怎样的新奇与欢迎。1000年是个庞大的时间概念,有历史记载的每一个千年都缓慢地滚动着,唯独我们面临的这个,显得格外地快。整个星球赋予人类使命,有的进化,有的开创,有的积累,有的发展,我们如同工兵一样迅速抵达了之前所有累计不能企及的高度,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生在此时此刻的人们,注定要不断地攀登,要步幅急促,要气喘吁吁地去顽固地微茫着。我们渐渐进入了B大的节奏。千喜和小船哥每天都会结伴到图书馆去自习,他们俩是学霸级的人物,双双拿到一等奖学金。王莹对中文系的功课彻底失去了兴趣,她家里人也对她有了新的安排,准备再过一两个学期就到美国修学。动漫社中的御姐与宅男之战,最终由宅男们夺取了主导权,徐林愤而离社,她对功课也不算上心,在校外打了几份工,一会儿分给我们吉野家优惠券,一会儿让我们帮忙做问卷调查,一会儿让我们买据说超好用的安利牙膏。王莹是她打工生活的VIP大客户,每次都因为受不了她的纠缠最终愤而埋单。娜娜着实低沉了一阵,既失去了对杨澄的兴趣,又没有了秦川的消息,不过她很快找到了新的目标,据说校学生会文艺部部长是个帅气的摇滚青年,于是她在那次悲伤的山鹰社山难之前退出了,转投学生会继续为我们带来最新八卦。而我依然晃晃悠悠的,一边学着我吊车尾的必修课,一边谈着我不着调的恋爱。我和杨澄的事大家很快就知道了。千喜忧心忡忡,徐林不以为然,王莹怒我不争,只有娜娜拍手叫好。后来我想,所有被看好的情侣都有相似的幸福,而所有不被看好的情侣则一定各有各的不幸。尽管最初我对杨澄只是半推半就,但我还是慢慢喜欢上了他。由此我才发现,爱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崇高和神圣,我会用十几年的时间去专注地喜欢一个人,也同样会因为一个轻浅的吻、一点小小的虚荣而去动心,所有爱情的最初也许都没有那么坚强,我们却总是对最终的结果那么执着。对于谈恋爱这件事,显然杨澄要比我在行很多。他每天傍晚都会发短信给我,很简单地问一句“干吗呢”。我没什么地方可去,不是回在宿舍,就是回在水房,然后我也会问他干吗呢。他与我们都不一样,真正和他在一起我才发现,其实他很少来学校上课,王莹说的一点也没错,他过着信马由缰的生活,什么点名、临考、学分、考勤都根本束缚不了他。所以像千喜和小船哥那样,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式的爱情文艺片,在我和杨澄之间根本就不可能上演。他时而在家,时而在外面,时而见朋友,他从不跟我多说,也不多问我。偶尔他在学校的时候会接我去吃饭,那辆甲A牌照的奥迪,准时停在公主楼下。每每我上车时,都会收获一些惊叹艳羡的目光,再看看身边杨澄英俊的侧脸,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场恋爱有些不真实。杨澄就是不及秦川真实,我总会这样去想。但是秦川回去已经有半个月了,仍旧没有消息回来,我也没有找他。在某个夜晚,想起在上海的那个清晨,我的心依然会微微一动,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秦川真实,但他在宝嘉身边。陪着我的是不真实的杨澄。这样也好,至少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从秦川回来那天起,杨澄几乎每天都和我一起吃饭了。他通常开车带我出去吃,北边的好餐馆都吃遍了,他从不吝啬,即使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会在白家大宅门点一桌子菜一整只烤鸭,以至于眼看着冬天过去了,我却粉圆粉圆地胖起来。不过我依然没见过杨澄的那些朋友们,我也不再纠结了。如果你想要一颗糖却始终得不到,与其想象那有多么甜,倒不如安慰自己那糖也未见得有多么好吃。秦川一直泡在我们学校里,跟我一起去上课,他从来不听,来了就睡觉。偶尔遇上老师点名,要是谁缺了课,他就帮忙答到,因而很受同学们欢迎。最欢欣鼓舞的就是娜娜,我每次出去跟杨澄吃饭,她就拉着秦川跟徐林她们一起去食堂,对秦川嘘寒问暖格外照顾。秦川也无所谓,白天四处晃悠,晚上等我们熄了灯关了校门,再回到大荣旅社去,就这么混着日子过。杨澄到底还是没长性,他喜欢热闹,几天可以,让他日日月月地来上课,陪我一起吃饭,他根本耐不住的。没过几天,他就又晚上出去找朋友了。我难得在饭点出现在宿舍里,被千喜她们一通笑话。徐林扔给我一盒酸奶,我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是好伦哥!你们什么时候去吃了?”“就昨天,”徐林呼噜呼噜地喝着酸奶,“等不及你回来,我就和千喜、你小船哥一起去改善伙食了!哎,他们俩可真没用!又没让他们动手,让他们帮着挡着点都吓得哆哆嗦嗦的!尤其你小船哥,面皮都红透了,我往包里装酸奶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个,喊他捡,他就跟摸了热铁似的。”“你就带着我小船哥不学好吧!他这辈子哪干过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啊!”我忙着维护小船哥。“你们也真行,39块钱一位的自助餐,还一边吃一边拿,不够丢人的!”王莹不屑地说。“我们这算什么,你问问千喜,我们斜后面坐着那对情侣,直接在桌子下面放了个小旅行袋,鸡翅一上他们就冲过去拿,吃一盘往旅行袋里倒一盘,眼睛都不带眨的!是不是千喜?”徐林比画着。“真的!我都看呆了,他们也看见我们已经发现他们了,一点都不在乎,继续装。”千喜瞪大眼睛。我看她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正在缝缝补补,好奇地凑过去,“这是弄什么呢?”“十字绣,”千喜笑笑举到我面前,“我第一次绣,不太好看。”千喜手中的图案已经有了一艘小船的精致雏形,和多年里我攒过的那些小船样子的物件那样地相似,但它却没能再驶入我的心里荡起微澜。“哟,送给小船哥的吧!”我揶揄地挤着千喜坐下来。“嗯,”千喜大方地点点头,“不是快到白色情人节了么?我跟他讲好,我们不花钱买东西,要亲手做一份礼物送给对方。”“千喜,你是真好啊!”徐林走过来,挨着千喜另一边坐下,“知道何筱舟不宽裕,就想这样的办法给他解围,这么好的姑娘哪儿找去呀!”千喜微微笑着不答话,又一针一针地仔细绣起来。我恍然大悟她的善良,替小船哥感受到了他的幸福,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没有任何酸涩,反倒是欣慰。对小船哥的喜欢,千喜不输给我。“还好何筱舟对你不错,要不然这么好的姑娘就真的亏了。”王莹接过话。“嘿,你什么意思,我小船哥也很好的,怎么就说得好像配不上千喜似的。”我不乐意了。“你小船哥是不错,但是以千喜的条件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呀。”王莹瞥了我一眼。“这世界上还能有比我小船哥还好的人么!人又好,长得又帅,学习又好,温柔体贴诚实……”我还在一条条地列举小船哥的优点,王莹就打断了我:“可他们家没钱啊。”“你庸俗不庸俗啊!”我愤愤地说。“你幼稚不幼稚啊!”王莹不理我,躺到床上看书去了。其实之前杨澄也在跟我聊天时说过,他觉得小船哥配不上千喜,当时我就跟他争执来着,他也是用有钱没钱这一套来作为标准,他说有钱就能过上好的生活,像千喜那样漂亮的姑娘,就应该过优质的生活。而那种生活,小船哥给予不了也承担不起。我以前对金钱从来没有概念,可是上了大学,似乎大家开始爱讨论谁家有钱没钱,虽说倒不至于因此而将人彻底划分开来,但有钱就是能让人眼前一亮。说起杨澄,就少不了提他显赫的背景;说起秦川,就少不了提他优渥的家境;而说起小船哥,就少不了提到他家里的困顿。小船哥一直践行着我们从小到大学习的那些道理,他身上有书本里描绘的所有高洁品质,明明比杨澄比秦川都要优秀好多倍,却因为这种比较而黯淡下来。我不服气又生闷气,千喜把我拉住说:“好了,全宇宙超级无敌好的小船哥的铁杆粉丝,来帮我分分细线。”我和千喜一起分两团缠在一起的丝线,她夹在床头的台灯不好使,灯光时不时就晃一下,要开关一次才会好。这盏灯是她开学时带来的,可能旅途中被磕碰到了,那时就坏了,可她却一直用到现在。在这忽闪的灯光下,千喜的模样恬淡美好。我想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想,她一定都最懂小船哥的好,懂到愿意为了他去尽心绣一只小船。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章 灿生 第一节 曾少年 九夜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