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金沙总站 > 文学小说 > 第五章 灿生 第七节 曾少年 九夜茴

第五章 灿生 第七节 曾少年 九夜茴

发布时间:2019-09-23 19:31编辑:文学小说浏览(184)

    秦川在B大外租了间房子。那个小区很老,建筑还是20世纪50年代的风格,一进筒子楼里,感觉四处都在漏风,单元门大敞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墙色,楼梯间里堆满了杂物,散发出一股霉味。秦川的房间在顶楼5层,比我能想象到的还要破,一块块掉了的墙皮像牛皮癣似的,家里的家具没一样能看,厨房里一层油污,厕所马桶连盖子都没有。不要说和秦川他们家那金灿灿的豪宅比,就连当初我们的大杂院都比这里强得多。一进门秦川就扔给了我一把钥匙,我接过来,纳闷地问:“干什么呀?”“门钥匙啊,放你那一把。”我心里一暖,嘴上却说:“放我这儿干吗。”“你帮我拿着点呗,我要是丢了钥匙起码还能找你开门,你没事也过来帮我看看家。”“这破地方还需要看家?你确定能住?”我小心翼翼地收好了钥匙,找来一张看着干净点的椅子,往上面又铺了三层报纸才坐下来说。“只住得起这里呀!”秦川撕下贴在墙上的黄色海报,“我靠黑妞!之前住的这哥们儿够重口味的。”“你没跟你妈说再给你汇点钱?”“我妈那么精细,要钱也得有节奏地要,不然被她发现就惨了。倒是可以再管我爸要点,实在不行还有我姐呢,那个一辉也不能白被我叫姐夫啊!”“那你还剩多少钱?我先给你点。”我掏出钱包,把里面的整钱全拿了出来。“存折还剩一分,兜里还剩50。”秦川笑嘻嘻地说。“啊!”我大吃一惊,赶紧把剩下的零钱也都塞给了他,“那你怎么过日子啊,我想想我还有多少钱,这周回家我再去管我爸妈要点。”“不用不用,”秦川摆摆手,把钱又都还给我,“我还能指着让你用零花钱养我,那我堂堂秦川不是白活了!我已经找到辙了。”“什么辙?”“我要做生意了,在你们三食堂开个窗口,卖西点、奶茶和简餐。”“你没事吧?穷出幻想来了吧?没发烧吧?”我一巴掌拍到他头上,“50块钱,你承包食堂窗口?还奶茶、西点、简餐?你画出来卖呀?”“你懂什么啊!我早就找到Partner了,咱有合伙人。”秦川扒拉开我。“还合伙人……秦川求你醒醒吧,请问今晚的被褥你有了吗?”“我合伙人一会儿就给我送来。”“你……”我正要再抢白他几句,门口突然传来了我特别熟悉的充满嫌弃的声音:“我的天!秦川,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还能下脚吗?”王莹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我愣愣地看着她,她使劲朝我翻着白眼说:“乔乔,你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儿!搭把手啊!”我忙替她接过几个袋子,往椅子上放的时候把她心疼半天,说她那Dior的纸袋子已经贵过这屋里所有东西了。“你们俩到底搞什么鬼?”我好奇又着急地问。秦川得意扬扬地说:“我在你们学校食堂吃了几次,发现不是炒菜就是盖饭,再不然就是饺子馅饼,一点都不洋气,像你们女生这么爱吃甜食什么的,想买都没地方买,所以我就想来开个西餐窗口。结果一打听,在学校里办这事复杂得不得了,我本来都打退堂鼓了,好在遇见了王莹。你爸帮你找的是保卫处长哈?”“后勤处长……”“对对,反正就是这么个官,正好下个月那个卖小笼包的窗口合约到期,很快就给我们批下来了。王莹作为合伙人加投资人,我作为经营者加老板,一起来办起你们B大最好吃的食堂窗口!”秦川叉着腰,一脸臭屁的表情哈哈大笑,我无语地看着他,对旁边同样无语中的王莹说:“你真打算跟这种人合作?”“……有点后悔。”王莹直白地说。

    3月14日白色情人节,我终于看到了小船哥送给千喜的礼物,那是一幅用各种颜色的米粒豆子拼成的画。金黄色的小米做底色,红豆和大米拼碎花,绿豆做点缀,薏米和芸豆交接镶边,黑色的紫米做字,上面含蓄地写着:THEONE。这份礼物把我们整个宿舍都震撼了,连一向毒舌的王莹都没了话说。我们都知道那幅看起来很简单的画做起来有多么难。那么细碎的小米粒,一颗一颗铺满画布是庞大的工程,单纯花费的心力,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那一天,再没人说小船哥没钱,都夸他有心。晚上千喜和小船哥难得地一起去必胜客吃了饭。王莹和秦川风风火火地去进货,回来的时候路过花乡,秦川特别鸡贼地以2块钱一支的价钱批发了50支玫瑰,在往食堂窗口运东西的同时,就地以10块一支的价格把玫瑰花给卖了,不到两个钟头就挣了400块钱,然后他特别开心地请王莹和赶来帮忙的徐林、娜娜一起吃了顿火锅,据说花了450。而我则被杨澄接去了昆仑顶层的旋转餐厅,两人寥寥无话地吃了一顿海鲜自助。回到宿舍只能听王莹她们你一嘴我一嘴地讲卖玫瑰花的趣事,哀叹没能和他们一起玩。月底时秦川他们的食堂窗口开张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除了秦川和王莹这对活宝合伙人之外,真正掌厨的人居然是大龙。大龙是秦川找到的,他从少管所出来之后一直混着,没学上,也没事做,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就在家里憋着,竟然比当年念书时胖出了50多斤,要是在大街上跟他擦肩而过,我一定认不出他。他们家住的地方变了,但他爸的老行当没变,还是卖煎饼。秦川就是买煎饼时偶遇了他爸,然后找到了大龙。大龙见到秦川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圈,一声颤颤的“老大”脱口而出。据秦川说,一个200斤的胖子直扑向了他,两个人差点把山墙给撞出个人形。大龙说少管所真不是个好地,好孩子进去会变成坏孩子,坏孩子则会变得更坏。其实有的小孩真的没犯多大的事,可小偷小摸的遇见强奸的,出来就可能修炼成一个持刀抢劫的。大龙在里面算老实的,于是一直被一个坏人骚扰,到现在还时不常地被他勒索。秦川知道之后二话没说,用他的野蛮老办法简单直接迅速地替大龙解决掉了那个听说也很能打的坏蛋。胜利当晚大龙请秦川回家大吃了一顿,他做了久违的拿破仑饼,味道还是那么好吃。秦川灵机一动,他问大龙:“你以后想做什么?”大龙认真想了想说:“我还想做厨师。”于是那天起,秦川动起了学校食堂的脑筋,两个月后,大龙穿着白色的厨师大褂,笑呵呵地站在了我们学校三食堂的15号窗口前。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超大惊喜,我本来就一直对大龙感到隐隐的愧疚,看到他现在能和秦川一起,做起他最喜欢做的事,我比谁都高兴。从15号窗开张以来,我就再没去别的地方吃过饭。我心甘情愿地贡献着我的饭卡,每次大龙也都心甘情愿地为我多打菜饭,多放珍珠,多给点心。秦川发现后总是怒斥他吃里扒外,大龙不好意思地挠头,我则朝秦川使劲地做着鬼脸。我把我在学校里认识的所有朋友都拉去了15号窗口,小船哥每天都在那里给千喜买早餐,王莹每周都会让他们家保姆来订一批点心送回家给老人吃,娜娜自愿当了免费服务员和宣传员,他们学生会只要有活动,她就立刻假公济私地到这里来订餐,连最喜欢猪肉炖粉条这样硬菜的徐林也因为没人陪她吃饭而不得不每天改吃西餐。我把杨澄也拉了来,他一点都不能理解我们的发小情深,对于我莫名其妙地又出现了一个曾经进过少管所的好朋友,他表示特别震惊,而他最不能接受的是,一直以来他坚定以为与他是一个世界的王莹,居然也会跟我们混在一起。而跟着秦川,大龙也对杨澄充满了天然的敌意,杨澄第一次被我强拉着在15号窗打饭,他就直接缺斤短两了。杨澄冷笑着一手端着他那份只有几颗菜花的简餐,一手端着我那份底料十足堆得满满的咖喱饭,转身就往食堂管理处走,我急得赶紧把他拉回去,大龙才不情不愿地给他补足了分量。我们围坐了一桌,王莹敲打着筷子跟杨澄说:“以后你可得经常来照顾我们生意。”“算了算了。”我心想不添乱就好了,可不要指着他能好心帮忙。“好啊。”杨澄很痛快地答应了,他起身到窗口,秦川和大龙都不理他,杨澄敲了敲玻璃:“来50杯奶茶。”“不卖。”秦川干脆地拒绝。我眼看着杨澄又往食堂管理处走,再次冲过去拉他,我们这桌又吵又闹很快成了食堂的焦点。玻璃窗里秦川臭屁的脸和餐桌前杨澄高傲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觉得我的生活,似乎越来越奇妙了……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章 灿生 第七节 曾少年 九夜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