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金沙总站 > 文学小说 > 【★】西施犬

【★】西施犬

发布时间:2019-10-16 07:19编辑:文学小说浏览(146)

    图片 1 我的一位最要好的朋友和邻居老刘养了一条狮子狗。狮子狗,顾名思义,就是毛发比较长,特别是脖子上的毛发,很像公狮。它还有一个很浪漫的学名,叫“西施犬”。
      老刘的儿子在美国加州留学,老刘要和老伴一起去加州照顾儿子,至少一年。临走时把他的西施犬托付给我,让我把他的宝贝“女儿”伺候好。他还特意安排我,说他的西施犬已经怀孕了,如能顺利产子,母子平安,等他来的时候,他按天数给我酬金,并将小西施犬白送给我。
      我经常去老刘家串门,我们俩都是某中学的教师,只是他已退休,我还在等待退休。我们俩见面不是闲聊教育问题,就是下棋。所以,我与西施犬是很熟的。老刘把西施犬送到我家,西施犬好像通了人性似的,送别了老主人,跟着新主人,恪尽职守,看家护院。
      老刘走了两个月,西施犬生了两只小宝宝,但只有一只存活,另一只生下就没气儿了。我把这个消息用微信告诉了老刘,老刘发来一个哭脸,然后要我一定把唯一的小西施养大。
      我很精心地照顾着大西施和小西施。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我把两只西施犬分开喂食,各吃各的。小西施雌性,很健康,半年之后,长得跟它妈妈一样高了,食量也很接近。又过了半年,两只西施犬已经完全相同,难以分辨哪只是母亲,哪只是女儿了。
      小西施一岁的时候,老刘的儿子小刘回来了。他刚扔下行囊,就跑到我家来,说他爸爸不久前突然中风,住了一阶段的院,现在正在恢复中。说他老爸非常想念西施犬,他是专程回来带它的。
      我问,你爸还回咱中国吗?
      他说,那要看老爸的病情了。恢复得好,老爸肯定会回来的。他很想家,想这里的一草一木。
      说起两条西施犬,小刘说,一定要带大西施犬回美国,因为老爸跟它有感情,它肯定也还认识老爸。
      我当即唤来了两只西施犬(我们家住一楼,两只西施犬在小院内散养)。它娘儿俩站在我面前,高矮胖瘦完全一样,皮毛纯白,眼球黝黑,没有一点差别。我说,我现在根本认不出哪只是大西施,哪只是小西施了。
      小刘担忧地说,千方不能错呀张叔。
      我说,要是你爸回来就好了。
      小刘说,我爸来也认不清,你看它俩简直一模一样。
      我说,你爸来了,大西施认识他,小西施不认识,这就好分辨了。看哪个跟你爸亲热就行了。
      小刘点头说,对。
      正在我们为难的时刻,我父亲从乡下来看我们。父亲和母亲住在乡下老宅,我们多次动员他们来城里一起住,他们坚决不同意,说乡下还有“一亩三分地”不能扔下不管,种点菜,种点粮,一家子吃着放心。父亲都七十多了,身子骨还强朗。他这次来,是骑了电动三轮车,车上带了时鲜蔬菜和刚起的红薯、花生。
      父亲问我们在研究什么,我跟他讲了分辨大小狮子狗的事儿,他说,这还不容易?
      我问,老爸有办法?
      父亲说,你去弄一根骨头来,我教你怎么辨认。
      我说,正好小刘也来了,中午炖排骨,咱们喝两杯。
      我骑了电瓶车,去菜市场买了排骨和鲤鱼。
      我妻子和儿子、儿媳都还没下班,父亲亲自下厨。他炖好了排骨,打开压力锅,满屋子飘散着热腾腾的香气。父亲把排骨捞出一根,用电风扇吹凉之后,让我唤来两只西施犬,父亲把那根骨头放在小盆里,端到两只西施犬的面前。
      一只西施犬嗅了嗅,抬起脑袋望着我,好像在等待下一根骨头。而另一只西施犬则“哈呼”一声衔在嘴里,趴地上啃起来。
      小刘问,这说明了什么老爷爷?
      父亲说,啃骨头的是孩子,不啃的是它妈。妈妈让着孩子,人都是这样,狗呢,跟人是一样的。
      我与小刘对视一下,异口同声地说,有道理。

    县城西郊的刘记面馆天天都是生意火爆,顾客络绎不绝。据说,他们家有祖传的秘方,做出来的面条味道独特,堪称县城一绝。

    老刘是父亲,掌管着整个面馆,也是刘家唯一知道秘方的人。小刘是儿子,人还年轻,艺还不精,在面馆里负责做面。

    今天仍像往常一样早早的都没有了空座,老刘坐在门口看着这满满一屋子的食客,心里自然是说不出的高兴。而忙的满头大汗的小刘可就高兴不起来了,顾客多,赚钱多,可出的力也是同样多。老刘只管收钱,可苦了小刘每天在火苗蹦高的灶台前挥汗如雨。老刘是老板,小刘是伙计。终究二人是父子,小刘虽内心不畅快,可嘴上不好说什么,必竟这是父亲一手创起来的家业,自己虽然现在辛苦点,等到父亲老了干不动了,这里的所有自然是要传给自己的。

    但小刘的媳妇儿有些操之过急,枕边风一旦吹起来,总是不起好作用。这不,今晚的枕边风又慢慢的来了。

    “咱爸整天在店里就知道收钱,也不管你的死活,这见天烟熏火燎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小刘媳妇尽力要把这怨气灌输到小刘的脑子里。

    “咱爸也不容易,年轻时不也是这样熬过来的。”小刘始终憨厚。

    “你傻呀,你能和咱爸那时候比,咱爸那时候是自己干自己赚,现在干活的是你,赚钱的是咱爸。你就是给咱爸打工的,得的没有干的多,就知道出傻力气。”小刘媳妇儿的风越扇越大。

    “你说的也对,我这整天象个机器人似的,除了做面还是做面,啥时候也能像咱爸一样做一做老板。”小刘有点自嘲的说。

    “要我说,咱跟咱爸分了,咱自己另起炉灶,单干。”小刘媳妇儿这枕边风终于算是吹到正点儿上了。

    “可是咱不知道配料的秘方,分了咱也赚不了钱。”小刘道出了关键所在。

    “你找咱爸要去,直接明了的说咱要单干。”小刘媳妇倒是痛快,毫不顾及老刘与小刘之间的父子情义。

    “不行,咱爸在馆子里也挺操心的,招呼客人,张落进菜,忙里忙外的还不是为了咱们。”小刘想就此将媳妇儿的话打住。

    其实,小刘也很想知道配料秘方,早得到心里早踏实。小刘每天用的配料都是老刘事先配好的,但是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面,小刘也能揣摩出这配料成份的七七八八,可就是不知道大家口口相传的那份秘料究竟是什么。

    小刘媳妇儿心里有着极大的不满,她的思绪围绕着密方在不停的跳动。

    “咱爸也真是的,老了老了握着秘方还不给咱们,不知是咋想的,他不传给你难道还想传给你姐?”小刘媳妇瞬间充满了恐惧感,她无法想像得不到秘方的失落。

    不过,也正是这句话恰到好处的点燃了小刘内心的顾虑。

    “你别瞎操心了,咱爸终有他的打算。”

    “你就是脑子不灵活,弄啥也不会讨咱爸欢心,你看你姐多会来事儿,我看呀,你再不动动脑子,咱爸真把秘方传给你姐了。”

    这风晃晃悠悠的还真吹到了小刘的心里了。

    经过这一阵阵枕边风的骟动,小刘的思想上也犯起了嘀咕,他也害怕老刘将秘方传给姐姐,姐姐这些年来对老爸的关心和照顾小刘是历历在目,这确实是一种威胁。

    小刘决定依照媳妇儿的话,动动脑子。起初他总是称病不能干活,后来干脆就给老刘说自己想休息了,请个长假。老刘只好重新撑勺,暂时顶上。

    小刘媳妇儿看到老刘,像给他提示似的说:“爸,小刘在家没闲着,一直在研究秘方呢。”

    老刘是个久经风霜的精明人,看到小刘这些反常的举动,心里也猜透了儿子的心思。老刘决定和儿子谈一谈。

    在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后,老刘坐在了儿子家松软舒适的沙发里。没有前缀,没有旁枝,直奔主题,老刘开口了:“儿呀,你想要秘方,爸今天就传给你。去把你媳妇儿也叫来吧。”

    小刘听到这话,竟然高兴不起来了,反而倍感愧疚。

    老刘面对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语重心长的说:“咱们家这秘方是我辛苦了大半辈子总结出来的。我十几岁就跟着人家当学徒,二十多岁成家后,东拼西凑开了咱们家这馆子。我做生意从不偷奸耍猾,馆子里的每一样食材的选购,咱不能说是买最好的,但从不买最次的。顾客只要走进咱的门,就是来给咱送钱的,但是咱不能闷着良心可着劲儿的赚人家一把,啥事都得有个章法,咱得把饭给人家做好,把量给人家盛足。咱做的每一碗饭,就像给自己家的亲人做一样,生怕他们吃不饱,吃不好。慢慢的,来咱馆子里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都像排队一样。有人就问我,老刘呀,你们家是不是有秘方呀,这面条做出来的味就是跟别人家的不一样,好吃。我就顺着他们说,有,有秘方,我家祖传的。”

    老刘按捺住自己稍微激动的情绪,瞅着对面耷拉着脑袋的儿子,继续说下去:“儿呀,爸今天就给你交个实底儿,咱家的秘方到底是什么。它不是什么祖传的,也不是什么神奇的秘料,它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它就是爸在这几十年里始终做这一碗面所留住的口碑。你想呀,经年累月,咱就靠这一碗面过活,咱能不做的炉火纯青吗?什么火候,多少配料,我闭着眼睛都能做好。可是,儿呀,你能吗?”

    说完这些,老刘有种一吐为快的松驰感。老刘本打算自己彻底退休时才将这个秘密告诉儿子,可现在不说不行了。他希望儿子知道这些以后能沉下心,耐住性,在这馆子里继续磨炼,炼就一个厨子的真心,炼就一个生意人的真诚。

    小刘听到这些话,他彻底懂了。他羞愧的抬起头,望着满脸皱纹的老刘,眼里闪烁出一个儿子醒悟后的真情。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施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