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金沙总站 > 文学小说 > 不明的月亮,笔者叫张陈

不明的月亮,笔者叫张陈

发布时间:2019-09-27 04:28编辑:文学小说浏览(146)

      一
      周涛和周瑾相识在一次群友聚会上。在群里,她叫“迷茫的月亮”,是个不太多话的女孩子。每次大家热闹的聊天,她都会在一边默默地听,不时给众人奉上可口的咖啡。
      聚会在热闹的酒店大厅举行,整个大厅里人头攒动,大家都直呼网名,好像已经熟悉了几辈子似得,开心地谈天说地。但周涛的眼里只有那个美丽的女子:她安静地坐在那里,一袭洁白的裙装;一头柔顺的披肩长发很好的衬托出她面容的白皙;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含着微微的笑意,使得她小巧红润的嘴唇也有了一个可人的弧度;挺直的鼻梁让整个白皙的瓜子脸有了生动的立体感。周涛贪婪地盯着她看,灼热的目光让她似乎有了感应,害羞地向周涛所在的方向看来,让周涛猝不及防,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她白皙的脸上霎时被红云笼罩,那种娇羞更深地撞击着周涛的心。
      周涛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她面前,邀她共饮一杯,她没有拒绝。
      美女,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周涛微笑着问。他知道自己的魅力,从小,邻居熟人就都夸他长得帅。
      你可以叫我周瑾。细声细气的女声,有着女性特有的柔媚。
      怎么?你也叫周瑾?周涛失声惊问。
      有什么问题吗?周瑾迷茫的大眼睛透着不解。
      没,没啥!只是太巧了……呵!咱俩还真是有缘,我叫周涛,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是兄妹呢!周涛心下释然,是啊,世间巧合的事情太多了,不过是同名而已。
      周瑾微笑着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像一对小扇子,在她的眼睛下方遮出一小片阴影,让她有着迷一样的美丽。
      这就是周瑾,让周涛一见钟情的女子。
      周涛痴迷地爱上了她。从那以后,他经常约周瑾喝咖啡,看电影,一起去郊游,做一切恋人之间能做的事。
      半年后,周瑾终于答应了周涛的求婚,他的心乐开了花: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是幸福的,那一定是他。父母亲也都很满意他们的儿媳妇,这是自女儿走后十年来让他们最开心的事。他们忘掉了伤痛,有条不紊地给周涛张罗着婚事。
      只是有一点周涛不踏实,周瑾从未带他去见过她的父母。问她,她就说,你放心吧,我的父母都知道你,对你还是挺满意的。
      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周涛本以为前路迷茫,却在一次公务员考试中被破格录取,欣喜若狂的周涛,暗自感谢录用自己的贵人,要知道,在毕业即是失业的现今社会,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找工作真的很难,更何况是人人羡慕的公务员。此后,他在工作中勤恳踏实,兢兢业业,几年间,便成长为科室负责人。一把手何局还单独找他谈话,鼓励他好好干,这让他备受鼓舞。在他心里,局长就是他努力奋斗的方向。
      管他哩!只要周瑾愿意嫁给我,她的父母如何,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周瑾是名校毕业,乍一毕业,便被市规划局要了去。我害怕啥?周涛暗自摇头微笑,自己太多心了,是不是患了婚前综合征了。
      眼看着婚期一天天临近,父母置办好聘礼,让周涛择吉日送到周瑾家。想起从未谋面的岳父母,心没来由地紧张。周瑾看到他紧张兮兮,如临大敌的样子,“噗嗤”笑出声,瞧你,好像要上刑场一般!
      那可不?比上刑场还让人紧张呐!可咱是男人,不能让未来老婆看扁不是?周涛一本正经地说。
      二
      当周涛跟着周瑾来到她家,在见到她父母的那一瞬,他不由愣住了。笑容可掬的何局两口子站在门边欢迎他的到来。周涛满脸疑惑,嗫嚅着说:“何局,您怎么在这?”
      周瑾扯扯我的衣角:“周涛,他是我爸。”
      何局见了周涛的窘态,呵呵一笑:“周涛啊,没想到吧?哈哈!”
      周瑾母亲接过周涛手里的东西,和周瑾一起去厨房忙活开了。周涛坐在何局对面,如坐针毡:
      难怪周瑾说她父母对自己很满意,不用见我。只是,周瑾姓周,为何没有随父亲的姓?
      “你一定奇怪,周瑾为啥没跟我姓吧?”何局像是读懂了他的心,吸了一口烟,又徐徐把烟雾吐出,“你阿姨姓周,孩子一直都跟她姓的。”
      隔着一层烟雾,周涛看不清楚何局的表情,但他听出了话语中隐隐的失落。“原来如此,我真的没想到呢。怪不得小瑾说您认识我,可不嘛!”周涛笑着打圆场。
      “呵呵!说实在的,小瑾一开始说到你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因为同在一个局里共事,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是小瑾坚持,所以我们只好尊重她的选择了。”何局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端起水杯想要喝水,却发现水没了。
      看着何局要起身倒水,周涛忙站起来,“我来。”
      何局开心地笑:“周涛啊,既然咱们成了一家人,我就不跟你客气了。”顿了顿,又说,“改天啊,把你父母接来,咱们两家人一起吃顿饭,相互认识一下。”
      周涛把水杯递给何局,开心地说:“好的。只是我父母都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到时您可得多担待些!”
      “这孩子,怎么说话的?父母没见过世面怎么能培养出你这么优秀的好儿子?这样的话以后绝对不要再说了。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这老话都说了上千年了!”何局面露不悦,瞪了周涛一眼。
      周涛只好喏喏应答。
      吃过饭以后,他和周瑾沿着河边散步。周瑾眉梢眼角都透着幸福的光晕,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周涛痴痴地看着她,周瑾俏脸飞霞,娇嗔道,“我脸上有花呀?”
      周涛呵呵一笑,把她拥入怀中,“你不知道,我像做梦一般,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还不真实?那套一百多平的楼房钥匙我爸都交给你了,你再摸摸。”周瑾依偎在他怀里,吃吃笑着。
      “哎,你说,你爸为啥对咱们这么好?”周涛有点好奇。
      “他们二老就我这一个宝贝闺女,他们不给我,难道给外人啊?”周瑾顿了一下,才看着他说。
      “我这是捡到宝了的节奏吗?”周涛呵呵大笑。
      “我本来就是宝嘛!”周瑾得意洋洋。
      一路欢声笑语,说不尽的你侬我侬。
      三
      父母得知周瑾家送了套房子给我后,不喜反忧。
      “儿子啊,爹妈没本事,至今也没给你在城里买上房子。”母亲递给他一张存折,“这是我和你爹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几万块钱,你看着置办些结婚用品吧。”
      “妈,我不要。这几年我除去工资,业余时间还写文章投稿,也攒下不少,够交房子首付款了。”周涛看着母亲粗糙的双手,忍不住一阵心疼。“我明白你们的心思,回头我就去看看再买套房,到时把您二老也接到城里住。好不好?”
      一直沉默不语的爹吧嗒吧嗒地抽完烟,磕磕他的铜烟袋锅子,沉声说:“把钱收着。结婚是大事,我们没本事,能出多大力就出多大力。该买的东西都买上,别太寒酸,让人瞧不起咱。”
      周涛看看爹,又看看娘,岁月不饶人,他们二老的脸上已是沟壑纵横,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他鼻子一酸,差点流泪。如果妹妹还活着就好了,她是爹娘的开心果,是他们的骄傲。从小学到高中,成绩好的让人羡慕,每次村里人提起妹妹,没有不竖大拇指的。在妹妹的光环下,成绩平平的我显得暗淡无光。可是……
      大概娘也想到妹妹了,轻轻叹口气,眼眶跟着又红了。周涛和爹相顾无言,也不敢多说话,三人一时陷入沉默。
      四
      
      周瑾父母给的房子是精装修,再买点家用电器外加一张大床就完美了。周涛和周瑾下班后的时间都用在了疯狂购物买东西上。看着空荡荡的房子被他们一天天的填满,有了家的味道,心里特别甜蜜,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向往。
      更让人向往的是周瑾玲珑有致的身体,只是每一次情浓之时,周瑾都会拒绝进行下一步,她冷静地说,“周涛,我是你的,你放心,我只想给你一个最完美的新娘!再忍忍吧。”
      周涛只好忍住体内乱窜的火苗,更加用力的搂紧周瑾,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体内,和他永不分开。每当这时,周瑾都会娇羞地轻咬周涛的耳垂,在他耳边叹息着说:“周涛,我爱你,很爱很爱!”
      周涛故意埋怨她:“爱我还不给我!?”
      “再忍耐几天吧。算我求你了,好吗?”周瑾的眼睛里水意很浓,有一抹化不开的哀愁在里面,周涛的心不由一沉。
      这天,周涛和周瑾相约去民政局订婚,一路之上,周瑾都显得心神不宁,她想起第一次和父亲说起周涛时父亲的反应。
      “小瑾,爸爸正告你,你爱谁都行,唯独周涛,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何局紧皱眉头,不加思索地说。
      周瑾眼含泪水,不可控制地浑身发抖:“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容易我才有了一个喜欢的人!”
      “没有原因,就是不行!”何局怒喝一声。
      周瑾果决地眼光定定地瞅着自己的父亲:“如果你想再来插手我的婚姻,我就死给你们看!我说到做到!这些年,我已经受够了自己良心上的责罚!”
      周瑾使劲关上自己的房门,嚎啕大哭。
      何局恼怒地对着呆立一旁的妻子说:“看你惯出的好女儿!”
      周瑾母亲好半天才说:“冤孽啊!”……
      民政局里订婚的人很多,离婚的人更多。周涛看着大厅里形形色色的人们,从他们的表情就可看出他们是离婚还是结婚。只有一对让他很诧异,各持一个绿本的男女如释重负般,微笑握手道别,然后各自东西。回头看一眼呆呆发愣的周瑾,“想什么呢?小傻瓜!”
      拉着她手来到订婚的窗口,周涛把自己的户口本递了进去。女办事员看过他的,又伸手向周瑾,“你的呢?”
      周瑾动作稍有迟钝,不过最终她拿出了户口本,递给办事员。周涛笑着打趣她,“怎么,后悔了吗?不想和我结婚了?”
      “没有啦,只是觉得像做梦似得。”周瑾有点慌乱地讪笑,全然失去往日的沉静和甜美。
      办事员好奇地瞅了他俩一眼,欲言又止。
      周涛和周瑾人手一本结婚证,开心地离开民政局。周瑾明显放松了很多,一路上和周涛笑语连连。
      五
      
      他俩回到了新房,一关上房门,周涛就迫不及待地抱住周瑾,亲吻她的眼睛,亲吻她迷人的红唇,周涛渐渐迷失在无边的春色里。周瑾起初是反抗的,及至后来,也被他的热情点燃,像一朵带着晨露的鲜花盛放在他的身下。周涛被周瑾的美丽所惊艳,跪坐在她的双腿之间,呆呆地看着她凸凹有致的美丽身躯。她的黑发如瀑一般铺散在床上,亮晶晶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双手害羞地护住私处,看周涛呆愣着瞅她,娇嗔地拉他一下,周涛顺势俯在她身上,肌肤的触感引爆了电流,情欲的潮水淹没了他们彼此……
      醒来的时候,周瑾已经起床,看着床单上盛放的那朵暗红色的花朵,周涛的心充满了甜蜜和自豪。
      “妈——你放心吧,我们结婚证已经领回来了。对!我们在新房这边,嗯。不,我们不回去吃了,你和爸吃吧。”周瑾打完电话走进卧室,“醒啦?”
      周涛微笑着点点头说,“可是我仍然很饿,怎么办?”
      “那就起来吃饭吧?”周瑾说,伸出手想拉他起来。
      周涛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坏笑着说:“就在床上吃……”
      事后,周瑾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周涛怀里,她的一只手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弄得他痒痒的。
      “周涛,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能永远对我好吗?”周瑾幽幽的口气让周涛心疼。
      “当然!你已是我周涛的女人,我不疼你,谁疼你?除非……”周涛坏笑着卖了一个关子。
      “除非什么?”周瑾扬起脸,看着周涛紧张地问。
      “除非你不要我了。”周涛心疼地搂紧了她柔软的身躯。
      “傻瓜!我怎么能不要你呢,我只怕你会不要我呀!”周瑾叹息着低语,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忧伤。只是周涛沉浸于幸福之中,并没有在意。
      六
      
      他们的婚期越来越近了。各项准备工作都已完成,日子越近反而没有多少事做了。此时周涛才想起,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周瑾了。趁着周末,去她家看看,她在忙些啥?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门里周瑾哭泣的声音,我的脚步不由一顿。
      “小瑾,听爸的,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没有人会知道的。”何局的声音透着无奈,“你没必要给周涛说,只要你说了,你们之间就完了。”
      “我不管!爸,你可知道,我承受着怎样的心里折磨?当初,你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替我安排了那一切,我是有了一个名牌大学上了!可是爸,我们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女孩!我们就是个刽子手啊!爸!”周瑾哭诉着,听着非常的痛苦。“每次我面对周涛,我就会想起他的妹妹,我就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可是我爱他,非常非常爱!我想告诉他全部情况,让他来惩罚我吧!”
      “啪”地一声脆响传来,“胡闹!此事千万不能对周涛说。”何局顿了顿,“我一直都在找机会弥补当年的过错,当年他考公务员时,如果不是我从中使劲,他能考上?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提携他,让他的仕途顺风顺水!在知道了你和他相爱时,明知道是个火坑,也没有阻止你,为啥?不就是还他的债嘛!”
      “这样的债,能还清吗?爸!你告诉我!”周瑾抽泣着,呜呜咽咽的声音痛苦不堪。
      
      ……
      周涛愣在门外,浑身发热,血液一个劲往头上涌。他不知道该进去还是该走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妹妹是因为他们而自杀的,是被他们害死的!我要给妹妹报仇!!可是这仇,该怎么报?
      
      周涛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周瑾的家的,是的,他没有勇气推门而入;没有勇气直面周瑾;也没有勇气面对何局!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原来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周涛抱头痛哭。
      一个是自己的妹妹,聪慧可人,可惜因为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羞愤自杀!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与自己倾心相爱,却因为十几年前冒名顶替自己的妹妹,上了妹妹考上的大学,而自责终生。我该何去何从?周涛像一具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去哪里。直到一声清寂的钟声传来,让他的心瞬间在芜杂烦躁中沉寂下来。
      循声而去,但见一座苍松古柏掩映的寺庙。一位老僧正在庙前树底下打坐。周涛的到来并未惊扰到老僧,他仿佛入定了一般,对周涛不闻不问。
      周涛在老僧对面席地而坐,垂首沉思,不一会竟然昏昏睡去。等他醒来,发现老僧已然离去。只有他面前的地上,几个字遒劲有力: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宽恕别人,成就自己。
      他痴痴地看着这十六字箴言,心里渐渐变得开阔起来。   

    我叫张陈.

          张是张开腿的张,

          陈是橘子皮的陈.

          我爹姓张,也是张开腿的那个张,

          他还有个霸气的名字,叫日山,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叔公听到这个名字脸就唰的黑了.

          我爸姓陈,陈是陈世美的那个陈,

          他小名叫皮皮,嗯...全名就是陈皮...

          多么有文化的名儿啊!

          总之就是比我爹的名儿有文化多了,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为了拍他马屁才这样说的.

           给我起名儿的时候,

           我爸本来给我起了个操天,

           可是我爹不同意,

           大手一挥,

           我就叫张陈了.

           我真的觉得操天这个名字很霸气侧漏,

           对我爹的行为我只能说: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我爹有军区背景,

            我太爷爷是军人出身,

            本来想把自家儿子,

            也就是我叔公送进军区,

            可是我叔公这个老兔崽子不听话,转业开了公司.

             本来我爹是要从军的,

             可是我爹是我叔公带大的,

             我叔公就不费吹灰之力诱拐我爹到长沙,给他做继承人.

             然后他就跟我叔婆缠缠绵绵到天涯,

             哦不是,是他们俩软磨硬泡和我爷爷奶奶组团去度蜜月了.

             据霍姑奶奶说,

             我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直接掀了桌子,

             大骂道:

             “老不休!还度蜜月!拐跑了我爹妈,谁给我带孩子!?”

              不过我爹挺开心的,

              这样,我爸就会安心在家带我,

              不会出去约架了.

              一般我家都是我爸做饭,

              说实话,这饭啊...无与伦比...

              真不知道我爹是怎么做到笑着吃完每天的饭菜的,

              霍姑奶奶说是,爱情的力量.

              我记得有一次我爹吃完我爸做的饭,

    差点给送医院了,

    然后我爸泪汪汪地抱着我看着我爹说:“孩他爹,我以后一定好好跟我妈学做饭.”

              现在我爸做饭也只是...堪堪入口,

              不过我们要鼓励厨房杀手,

              啪啪啪!

              大家鼓掌!

              我现在已经是一年级的学生了,

              有作业要写,

              各位亲爱的姐姐妹妹们,我爱你们!

              mua~挥挥~

    后方霍氏·不怕死·腐透了·记者为您报道:

    “张陈小朋友被他爸拎着衣领走了,

    然后他爸跟他爹吐槽,

    ‘你儿子会撩妹了,真是尽得张家人真传!’

    然后...

    然后他爹就朝我走过来了!

    啊啊啊啊啊!

    我被丢出了门外...”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明的月亮,笔者叫张陈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