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金沙总站 > 文学小说 > 灵魂作证

灵魂作证

发布时间:2019-09-25 07:01编辑:文学小说浏览(146)

    钟小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还是接过婚纱穿上了。周建设坐起身来静静地看着穿一身艳丽婚纱的钟小丽,渐渐地,她仿佛成了肖眉了。周建设走上去,温柔地摸索着婚纱的花边。最后把脸贴在钟小丽的胸口。两人忘情地拥抱在一起。周建设喃喃地说:“肖眉,好好爱我吧,我这一辈子都会爱你的……” 钟小丽一听清醒过来。她猛摇周建设,急切地说:“醒醒,你醒醒,我不是什么肖眉,我是小丽。我是小丽啊。” 周建设的美梦消失了,他回过神来,怔怔地望着钟小丽说:“对,你不是肖眉。” 接着将她猛地推开。 钟小丽摔门而出,周建设彻底清醒了,他坐起来,将婚纱紧紧贴在脸上,轻声叫着“肖眉,肖眉”,然后向后倒下去。 第二天上午,周建设刚来到公司,屁股还没在椅子上坐稳电话响了。周建设拿起电话,听出是于兆粮的声音,立刻精神一振:“啊……于阿姨啊……好,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周建设打了一个电话,把马光明叫来,一边穿衣服,一边交待说:“通知计经委林处长,让他50分钟后把我们的计划审批报告送到于主任的办公室。” 上午,省计经委办公楼里一片安静。林涛拿着一份报告走进邱四海的办公室,看着脸色阴沉的邱科长,问:“邱科长,这个文件,你怎么没盖章就送到我这里了?” 邱科长看着林涛,冷冷地说:“林处长,像周建设这样的人,我觉得我们不能处处给他开绿灯。” 林处长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正色道:“不开绿灯也可以,那你就把不支持改革开放的理由写在这上边。” 邱科长无话可说了,看看林处长的脸色,无奈地盖上公章。林涛拿起报告,脸色变得温和了,说:“就是嘛,中央、省委都为他们这些改革的带头人修桥铺路,你还有什么想不开。” 看着林处长走出门去,邱四海颓然坐下,骂一声:“妈的!”抓起一只塑料杯子摔在墙角。 周建设此时正坐在省计经委的办公室里。趁于兆粮低头看文件,他回身取出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轻轻放在桌上。于兆粮从文件上抬起头来惊讶地问:“这是干什么?” 周建设笑着说:“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我那里暂时用不上,就拿过来了。现在不是提倡办公现代化吗,有些时髦还是得赶的,确实方便。” “这东西很贵吧?”于兆粮用手抚摸着电脑问。 “在咱们这儿是件东西,在美国比打火机贵不了多少。” 于兆粮看着电脑屏幕。说:“建设,以后和阿姨不要搞这一套。” 周建设站起来打了个立正,戏谑地行了一个军礼说:“是,下不为例。”见于兆粮笑了,又接着说,“您就当我是替钢铁和肖眉孝敬您的就是了。以后我哪儿做得不当,也请阿姨像说钢铁那样直接说我。” 两个人正说着话,林处长敲门进来,一副和周建设完全不认识的模样,径直把审批报告交给于兆粮。这时周建设站起来说:“于主任,您忙,我先走了。” 于兆粮把目光从报告上收回来,转头对林处长说:“你们还不熟悉吧,这就是宏安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周建设……这是我们综合处的林处长。” 周建设和林涛慌忙握手。 “见过见过,就是对不上号,这么年轻……出人意料。”林处长笑着说。两个人互相说着客套话。 于兆粮一页一页地把报告看完,签了字,说:“小周,把你们的计划减掉一半……”又转身对林处长说,“以后这类计划审批,一定要严之又严。” 林处长深深地点着头。 周建设接过报告,谦恭地说着:“谢谢于主任,林处长,我还没见过哪个部门像你们这样支持我们这些摸着石头过河的人……” 回来的路上,马光明看了被砍去一半的计划表,算了一阵说:“光卖计划我们可以赚580万元,如果能进货,货再出手,可能将近上千万元……” 周建设沉思不语。接着好像在自言自语:“大生意不是要把货弄到手,而是要让计经委下次不削减我们的计划。我们要多少,他们就批多少……” 龚钢铁与肖眉虽然换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但屋里的陈设还相当陈旧,到处透着一种随意和邋遢。太阳已经很高了,肖眉还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她随手拿起床头的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在热闹的晚会画面上她忽然看见了西装革履的周建设,他站在主席台上举着一张巨大的银行存单,正给发不出工资的市黄梅剧团捐款100万。肖眉知道,这主要是因为婆婆于兆粮爱听黄梅戏的原因。此时的周建设已经成了月江市最著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电视上春风满面侃侃而谈着。每次看见他在电视屏幕上露面,肖眉就会忍不住回头看看自己和龚钢铁过着的平凡而缺少激情的日子,她有时会突然产生一个想法:我的选择是不是错了?假如选择和周建设在一起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肖眉望着窗口发起呆。她的眼光空洞地在墙壁上扫荡着,偶然看见挂历上的一个记号,忽然想起来,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就匆匆起床梳妆打扮起来。 想到不久就要和周建设见面,肖眉的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上午十点,一辆“大奔”停在周建设新买的豪华办公楼前。周建设跨出车门,大踏步走上台阶,进了大厅。在下属们恭敬的注视下,神态自若地走进办公室。周建设坐下后,首先打开电子记事本,他的眼光忽然停在记事本某处不动了。 周建设按了一下身边的按钮,很快有一个秘书小姐走了进来。 “把钟小丽找来。”周建设说。 没多久,钟小丽来了。她现在做了宏安公司的副总经理,看起来比原来更漂亮了。见了她,周建设好像不认识一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弄得她很纳闷。周建设对摸不着头脑的钟小丽说道:“今天请你去和我演一场戏……演我的未婚妻。” 周建设和钟小丽手里提着一套包装很高档的被褥从“大奔”上下来,相比之下,龚钢铁和肖眉手里提的脸盆一类的生活用品显得很寒酸。他们一下车,钟小丽就小鸟依人似的偎依着周建设。 周建设高声叫着:“钢铁,肖眉。” 他们俩没有回应周建设的招呼,却把眼睛一起望着钟小丽。 周建设向他们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钟小丽,和我—样,出身工人家庭,初中毕业,在机械厂开车床、刨床……” 又对钟小丽说:“这是我常跟你说的我最好的同学、朋友龚钢铁、肖眉夫妇,都是大学生,国家干部。” 钟小丽得体地和他们握手,彼此谦让着走路。最后进门上楼梯时,周建设很自信地挺着胸膛走在前面。钟小丽傲慢而得意地依偎在他的身边。走在肖眉身后的龚钢铁发现肖眉突然转过脸去,似乎有一丝痛苦的表情从她的脸上一掠而过。 龚钢铁轻声问她:“你怎么了?” 肖眉的脸由刚才的苍白一下转为血红,她瞪着龚钢铁,声音怪怪地说:“我为他们高兴。” 大家就这样一直走到三楼,文娟和文清正在门口迎接;一番寒暄之后,大家走进文娟家里。 房间里完全是平民百姓的摆设。正中的圆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六个年轻人围桌坐着。 文娟系着围裙给大家一一倒酒,到了周建设时,刚倒了一半,钟小丽就伸手拦住文娟,说道:“文姐,他一会儿要开车,让他少喝一点。”

      钟小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还是接过婚纱穿上了。周建设坐起身来静静地看着穿一身艳丽婚纱的钟小丽,渐渐地,她仿佛成了肖眉了。周建设走上去,温柔地摸索着婚纱的花边。最后把脸贴在钟小丽的胸口。两人忘情地拥抱在一起。周建设喃喃地说:“肖眉,好好爱我吧,我这一辈子都会爱你的……”

      钟小丽一听清醒过来。她猛摇周建设,急切地说:“醒醒,你醒醒,我不是什么肖眉,我是小丽。我是小丽啊。”

      周建设的美梦消失了,他回过神来,怔怔地望着钟小丽说:“对,你不是肖眉。”

      接着将她猛地推开。

      钟小丽摔门而出,周建设彻底清醒了,他坐起来,将婚纱紧紧贴在脸上,轻声叫着“肖眉,肖眉”,然后向后倒下去。

      第二天上午,周建设刚来到公司,屁股还没在椅子上坐稳电话响了。周建设拿起电话,听出是于兆粮的声音,立刻精神一振:“啊……于阿姨啊……好,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周建设打了一个电话,把马光明叫来,一边穿衣服,一边交待说:“通知计经委林处长,让他50分钟后把我们的计划审批报告送到于主任的办公室。”

      上午,省计经委办公楼里一片安静。林涛拿着一份报告走进邱四海的办公室,看着脸色阴沉的邱科长,问:“邱科长,这个文件,你怎么没盖章就送到我这里了?”

      邱科长看着林涛,冷冷地说:“林处长,像周建设这样的人,我觉得我们不能处处给他开绿灯。”

      林处长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正色道:“不开绿灯也可以,那你就把不支持改革开放的理由写在这上边。”

      邱科长无话可说了,看看林处长的脸色,无奈地盖上公章。林涛拿起报告,脸色变得温和了,说:“就是嘛,中央、省委都为他们这些改革的带头人修桥铺路,你还有什么想不开。”

      看着林处长走出门去,邱四海颓然坐下,骂一声:“妈的!”抓起一只塑料杯子摔在墙角。

      周建设此时正坐在省计经委的办公室里。趁于兆粮低头看文件,他回身取出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轻轻放在桌上。于兆粮从文件上抬起头来惊讶地问:“这是干什么?”

      周建设笑着说:“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我那里暂时用不上,就拿过来了。现在不是提倡办公现代化吗,有些时髦还是得赶的,确实方便。”

      “这东西很贵吧?”于兆粮用手抚摸着电脑问。

      “在咱们这儿是件东西,在美国比打火机贵不了多少。”

      于兆粮看着电脑屏幕。说:“建设,以后和阿姨不要搞这一套。”

      周建设站起来打了个立正,戏谑地行了一个军礼说:“是,下不为例。”见于兆粮笑了,又接着说,“您就当我是替钢铁和肖眉孝敬您的就是了。以后我哪儿做得不当,也请阿姨像说钢铁那样直接说我。”

      两个人正说着话,林处长敲门进来,一副和周建设完全不认识的模样,径直把审批报告交给于兆粮。这时周建设站起来说:“于主任,您忙,我先走了。”

      于兆粮把目光从报告上收回来,转头对林处长说:“你们还不熟悉吧,这就是宏安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周建设……这是我们综合处的林处长。”

      周建设和林涛慌忙握手。

      “见过见过,就是对不上号,这么年轻……出人意料。”林处长笑着说。两个人互相说着客套话。

      于兆粮一页一页地把报告看完,签了字,说:“小周,把你们的计划减掉一半……”又转身对林处长说,“以后这类计划审批,一定要严之又严。”

      林处长深深地点着头。

      周建设接过报告,谦恭地说着:“谢谢于主任,林处长,我还没见过哪个部门像你们这样支持我们这些摸着石头过河的人……”

      回来的路上,马光明看了被砍去一半的计划表,算了一阵说:“光卖计划我们可以赚580万元,如果能进货,货再出手,可能将近上千万元……”

      周建设沉思不语。接着好像在自言自语:“大生意不是要把货弄到手,而是要让计经委下次不削减我们的计划。我们要多少,他们就批多少……”

      龚钢铁与肖眉虽然换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但屋里的陈设还相当陈旧,到处透着一种随意和邋遢。太阳已经很高了,肖眉还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她随手拿起床头的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在热闹的晚会画面上她忽然看见了西装革履的周建设,他站在主席台上举着一张巨大的银行存单,正给发不出工资的市黄梅剧团捐款100万。肖眉知道,这主要是因为婆婆于兆粮爱听黄梅戏的原因。此时的周建设已经成了月江市最著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电视上春风满面侃侃而谈着。每次看见他在电视屏幕上露面,肖眉就会忍不住回头看看自己和龚钢铁过着的平凡而缺少激情的日子,她有时会突然产生一个想法:我的选择是不是错了?假如选择和周建设在一起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肖眉望着窗口发起呆。她的眼光空洞地在墙壁上扫荡着,偶然看见挂历上的一个记号,忽然想起来,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就匆匆起床梳妆打扮起来。

      想到不久就要和周建设见面,肖眉的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上午十点,一辆“大奔”停在周建设新买的豪华办公楼前。周建设跨出车门,大踏步走上台阶,进了大厅。在下属们恭敬的注视下,神态自若地走进办公室。周建设坐下后,首先打开电子记事本,他的眼光忽然停在记事本某处不动了。

      周建设按了一下身边的按钮,很快有一个秘书小姐走了进来。

      “把钟小丽找来。”周建设说。

      没多久,钟小丽来了。她现在做了宏安公司的副总经理,看起来比原来更漂亮了。见了她,周建设好像不认识一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弄得她很纳闷。周建设对摸不着头脑的钟小丽说道:“今天请你去和我演一场戏……演我的未婚妻。”

      周建设和钟小丽手里提着一套包装很高档的被褥从“大奔”上下来,相比之下,龚钢铁和肖眉手里提的脸盆一类的生活用品显得很寒酸。他们一下车,钟小丽就小鸟依人似的偎依着周建设。

      周建设高声叫着:“钢铁,肖眉。”

      他们俩没有回应周建设的招呼,却把眼睛一起望着钟小丽。

      周建设向他们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钟小丽,和我—样,出身工人家庭,初中毕业,在机械厂开车床、刨床……”

      又对钟小丽说:“这是我常跟你说的我最好的同学、朋友龚钢铁、肖眉夫妇,都是大学生,国家干部。”

      钟小丽得体地和他们握手,彼此谦让着走路。最后进门上楼梯时,周建设很自信地挺着胸膛走在前面。钟小丽傲慢而得意地依偎在他的身边。走在肖眉身后的龚钢铁发现肖眉突然转过脸去,似乎有一丝痛苦的表情从她的脸上一掠而过。

      龚钢铁轻声问她:“你怎么了?”

      肖眉的脸由刚才的苍白一下转为血红,她瞪着龚钢铁,声音怪怪地说:“我为他们高兴。”

      大家就这样一直走到三楼,文娟和文清正在门口迎接;一番寒暄之后,大家走进文娟家里。

      房间里完全是平民百姓的摆设。正中的圆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六个年轻人围桌坐着。

      文娟系着围裙给大家一一倒酒,到了周建设时,刚倒了一半,钟小丽就伸手拦住文娟,说道:“文姐,他一会儿要开车,让他少喝一点。”

    本文由金沙总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灵魂作证

    关键词:

上一篇:良心作证

下一篇:没有了